委员会官方电话:010-53942590         委员会官方域名:www.ppzg.org                       

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品牌创始人
牛根生|品牌价值评估中心

1978年,他成为呼和浩特大黑河养牛场的一名养牛工人;30年后的今天,他已经是中国乳品行业的领军人物了。30年前,他的月工资只有十几元;30年后,他捐赠给公益事业的股份市值已经突破40亿元。30年中,他从一名普通的养牛工人成长为一个企业老总,并且被评为影响中国生活方式十大人物之一。他在改革开放的广阔天空下骑牛跑出了火箭的速度,他是改革开放30年来内蒙古民营企业家的杰出代表。

  一出生就与牛结下不解之缘

  1958年,一个出生还未满月的男孩儿,被父母以50元的价格卖给一户姓牛并且以养牛为生的人家。从此,这个男孩儿与牛结下了不解之缘。养父家没有男孩儿,期望通过抱养男孩儿栽根立后,所以给这个男孩儿取名为根生。

  养父被国民党抓过壮丁,养母曾经是国民党的官太太,两人在“文革”期间吃尽了苦头。牛根生回忆说:“那时候,我很关注政策,因为政策对于我们家能不能抬头太重要了。所以,我从小就对政策敏感。”
  由于没有工作指标,牛根生不能及时就业,从1976年开始就四处打零工。他做过火车装卸工,干过泥瓦匠,打过杂,在忙碌的同时还要照顾重病的养父。

  1978年10月,养父病逝。他按照规定接班,进入呼和浩特大黑河养牛场当了一名养牛工人。这件在当年看来自然平淡的谋生之举,却成为成就未来中国乳业一位领袖级人物的开始。就在参加工作的同时,对政策高度敏感的牛根生听到了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召开的消息,听到国家推出的一系列改革开放的政策。这时,养牛场的书记王永锋也提醒他:“写份申请给你爸妈平反吧!”

  第二年,他终于盼来了喜讯:蒙冤多年的养父母终于彻底平反了!虽然养父母已经过世,但是平反一方面关系到他们百年之后的荣誉,另一方面也关系到牛根生的前途。在未平反之前,牛根生曾经两次想参军,但最后都因为养父母的历史问题,无法通过政审关……牛根生深有感触地说:“没有平反的时候,那可是经济、政治双重交困。揭开锅与揭不开锅只是经济上的小问题,抬起头抬不起头那可是政治上的大问题,完全是两码事。”

  从养父母的平反联系到党中央提出工作重心的转变,20岁的牛根生强烈地意识到:日子要越来越好了!

  小冰棍儿做成大品牌

  中国乳品行业的鳌头被内蒙古的乳品企业牢牢占据,这不仅得益于内蒙古得天独厚的奶源优势,还在于企业决策者鲜明的品牌意识和先进的管理方法。牛根生作为蒙牛乳业的开拓者,在这两方面都有超强的表现。

  “雪糕变形、发苦、细菌超标、吃出异物,损失的仅仅是一根雪糕吗?不,是你生产的所有雪糕。仅仅是所有雪糕吗?不,是你生产的所有产品,连同牛奶、奶粉。仅仅是所有产品吗?不,是你的生存资格和发展机遇。反之,牛奶、奶粉出了问题,同样也会祸及雪糕,‘株连九族’。产品不出问题,只是质量的最低标准;产品满足需求,才是质量的最高标准……”牛根生在博客中这样写道,可见他严谨的经营管理之道。

  牛根生的品牌意识源自一根带给儿子的雪糕。1983年,25岁的牛根生进入呼和浩特回民奶食品总厂工作。在那里,他从一名洗瓶工干起,当过班组长、工段长、车间主任,一直做到生产经营副总裁。1987年,厂里为新生产的雪糕搞调研,牛根生拿了一根给儿子尝。不料,儿子才咬一口,就将整根雪糕扔到了地上。他没有怪儿子,而是反思自己的产品:产品做不好,连自己的儿子都不理会,更何况消费者了。也就是从那时起,牛根生萌发了做成中国雪糕第一品牌的想法。为此,他专程去求教一名非常著名的策划人。他说:“我三番五次登门拜访,但是人家一次又一次地推托,原因就是连他也不相信雪糕能做成品牌,能带来巨大的利润。我跟策划人说,我虽然是个卖冰棍儿的,但是我表哥非常了不起。他问:你表哥是谁?我说:卖汽水的可口可乐。卖冰棍儿的是卖汽水的孪生兄弟,既然可口可乐可以做成品牌,卖冰棍儿的为什么就不能做成品牌?”几年后,牛根生被业内称为“中国冰淇淋大王”。

  在经营管理方面,牛根生非常重视向其他企业学习。他说:“我对学习特敏感,我是能从现象觉察到本质的人。这个学习能力是非常之强、非常之大的。海尔对我的影响就不小,还有联想、邯钢等全国排名前十位的企业对我的影响非常大。我对学习的要求就是要恰到好处——不到位的学习不多,过位的学习也很少,拿回来的学习成果马上就能与我的企业经营直接结合,而且把学来的东西变得更灵活,让原来的企业看了我们的觉得比他们还强。当然,我是边干边学。”在工作之余,牛根生在内蒙古干部管理学院、内蒙古大学、北京大学、中国社科院都学习过。

  好政策是成功的前提

  1999年,牛根生卖掉自己和妻子在伊利集团的股份,用100多万元注册了蒙牛乳业;又与股东们凑了1000多万元在一无市场、二无工厂、三无奶源的境地下创办了蒙牛乳业。如何让有限的资金发挥最大的效能?他创造性地提出先建市场再建工厂的策略,实现了蒙牛乳业的稳定起步。接下来的蒙牛乳业一发不可收拾,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神话。后来有专家评论,他这套灵活的经营模式只有在灵活的市场经济下才能成功,他的成功充分说明当时的中国当时的内蒙古已经具备了比较成熟的市场经济环境。

  牛根生在谈到蒙牛乳业的成绩时首先强调的就是:“改革开放给蒙牛乳业的成功创造了前提。”他说:“将中国历史回溯300年,如果每30年分一段,那么,最近这30年做企业的环境是最好的;那前9个30年,做其他事情不知道是不是比今天条件差,但是做企业的条件肯定比最近30年差得多。改革开放以来的这30年,我把它分成3段,每10年一段。对于民营企业来说,第一个10年是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小打小闹的居多;第二个10年是铺桥架路的阶段,成大气候的也不多。这两个10年,我都在国营企业里历练。第三个10年是民营企业驶入高速公路的阶段,是30年中的黄金时段,蒙牛乳业正好诞生在这个时期。通过前20年的积淀,后10年把积聚起来的能量都发挥出来,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短短的不足10年的时间里,蒙牛乳业销售收入从中国乳品企业的第1116位上升至第1位,牛根生个人也被评为“中国经济年度人物”、“中国十大创业风云人物”、“中国改革年度人物”,并且在“25位最具影响力的中国企业领袖”评选中连续5年跻身前10位(2007年排名第4位),成为内蒙古企业家群体的杰出代表,也成为重量级的财富明星。

  全球华人捐股第一人

  牛根生信奉“小胜凭智,大胜靠德”、“财聚人散,财散人聚”的经营哲学。创立蒙牛乳业9年来,他年年将自己80%的年薪分给员工和产业链上的伙伴。改革开放就是要“先富带动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2003年,蒙牛乳业提出了“企业生态圈理论”,在企业生态圈上,蒙牛乳业与3万员工、30万物流销售队伍、300多万奶农、千万股民、亿万消费者结成命运共同体。

  受益于改革开放政策先富起来的牛根生一直用行动实现着自己的人生价值,被公认为富人的典范,然而,如果从拥有的财产看,他绝对不属于富人。当大笔的财富向他涌来时,他没有一丝贪恋,全部捐给慈善事业。他说:“蒙牛乳业1999年成立,2003年我就有了捐款意念,2005年把所有的股份正式全部捐了。”

  2005年,牛根生捐出全部股份,创立了“老牛基金” ,成为“全球华人捐股第一人”。“老牛基金”的用途为“3个面向”:面向教育事业,面向医疗事业,面向三农事业。牛根生是全球第一例捐出全部股份的企业家。2007年,他所捐出的股份市值已经突破40亿元。《凤凰周刊》将比尔·盖茨、巴菲特、李嘉诚、牛根生并称为“全球四大捐赠巨头”。

  牛根生的这些善举源自他童年的经历和一颗感恩的心。他14岁的时候,养母去世了,养父也不在身边。他挨过饿,受过冻,也申请过救济,他说自己是吃百家饭长大的。牛根生说他崇敬养母,“养母对我一生影响最大,她嘱咐我的两句话终生难忘,一句是‘要想知道,打个颠倒’,一句是‘吃亏是福,占便宜是祸’。”

  正是由于对金钱、权力的轻视,使牛根生生活得很坦然很轻松。身为董事长的他,可以一脸随和地在职工食堂里与其他员工一样排队、刷卡、找座位……一碗面条、一碟咸菜,吃得津津有味。

  奋斗目标:打造世界乳业中心

  有人在网上发表评论,认为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在相对落后和闭塞的内蒙古,很难产生牛根生这样头脑灵活、理念先进的企业家。对此,牛根生曾经说过:“不要小看我们小地方,小地方的人不想则已,一想便是着眼全国的大事!在古代,北方草原论发达程度远不及江南地区,但是这里出了一个成吉思汗——3000多万平方公里版图的缔造者,论闯劲、论智慧谁能比得上?现在上海的企业只要占领上海,就能做中国的老大老二;北京的企业只要占领北京,也能做个全国前几名;而我们内蒙古的企业要在全国排上座次,只能像鄂尔多斯羊绒衫广告语——‘温暖全世界’那样才可以。”

  他表示,对蒙牛乳业奋斗目标的要求是打造世界乳业中心。

  牛根生认为:“内蒙古在乳业资源方面有优势,在能源、矿产等方面都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但是,财富不在口袋里,而在脑袋里,中国要后来居上,内蒙古要后来居上,资源不是第一位的,以人为本,发动文化、制度、机制方面的‘软件革命’才是第一位的。思路决定出路,布局决定结局,吨位决定地位,心态决定状态,脑袋决定口袋,心胸决定功勋!作为内蒙古人,我对内蒙古经济的发展有充分的信心。经过30年的锤炼,内蒙古已经有了一支成熟的企业家队伍,知道如何发挥自己的资源优势抢占市场做强品牌。随着市场经济的继续发展,商界的压力会越来越大,包括蒙牛乳业在内的内蒙古企业将迎来更大更多的市场考验。但是我相信铁人王进喜说过的话:‘人无压力轻飘飘,井无压力不出油。’相信我们内蒙古的企业家会变压力为动力,把我们共同的事业做得更强更大。”